💎P.Diamond

是元气少年白钻钻(´â–½`ʃƪ)
欢迎找我玩,对家逆家不排斥XDD
日常/摄像/插画/美食/物件
aph主冷战互攻+米英 //米厨嗷//
开悟的雷安女孩
超级雷吹就是我啦>人<
喊一句嘉金大好: )
其余博爱噢★

【存题】数学+物理

     1视角中,2是2倍,6是6倍,1/4是0.25倍
     2视角中,4是4倍,9是4.5倍,1/3是0.166666666...倍,6规则向后方延伸,圆周率是Π/2,它的3.141592653589793.../2倍,无限不循环延伸.
      现在规定(丝毫不专业)1与2相互形成一种简单规律(用s表示),2与1/3之间的规律是重复与延伸铺开的(用e表示,e与s某种意义上说是一致的),但2与Π无法以简单规律描绘(用u表示),当然1/3与Π无法以简单规律描述.(s与e为一种简单规律,s与u不形成简单规律,故e与u不形成这种简单规律)
      测不准原理表明1或2均为某个物体测得最可能的数值之一,物体的真实数值在1或2上下波动,即使物体非常巨大,其质量与波长始终呈现反比,波长永远存在,1或2不是其准确数值,那么在波长以内一定会存在一个数值可以用Π的倍数来表示(设其为xΠ),xΠ就可以取代1或2以及与其形成规律的一切数值(s与e).   
      Therefore,以1为基础的数值,可以看见与之不形成规律的u.但是若用Π为基础,延伸数值,让世界上的一切圆形面积周长都可以用准确数值来表示.
      将圆形面积(Πr平方)用准确数值表示出来,我们却又可以再次在Π为基础的数值发现s,e,u,此时的u可以是上方以1为基础的数值。将圆的面积作为半径,再次计算建立于其上的"圆"的面积,它便还原成与1基础系形成e或s的数值了!?
      四维和一维其实意义相同??
     
   
脑阔好痛……

Im there 〔独伊〕4


初春,好冷。

不论是枯叶还是新芽,都掉得遍地全是。只是掉下枯叶的树,算是生死未卜,而掉下新芽的树,生命又开始了新一轮由初生至繁茂又至衰败的过程。

看着远处街道异常繁华的情景,我突然想起了这里似乎是华盛顿,这样看来我是一个在美国的意大利人,但我也忘掉了自己来这里的缘由。

我又开始庆幸这里的地理位置不太糟糕,不会让我冻死在这儿。更幸好这里是住院部的后院,我不太会马上被人发现。我身后的一楼的一个房间中,小婴儿们发出了微小而甜美的鼾声,可爱的孩子们,你们说他们是怎么了啊?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并没有护士医生或者家长一类的人在,于是悄悄地将没有锁住的窗户滑开了,孩子们并没有被惊醒,我也庆幸了一下。我有些疑惑,或许我该找一些可以支持我这个午夜旅行的东西,可是婴儿房里会有么?

我开始摸着黑,尽量借着门外的灯光寻找。

ve~很对不起,大家别醒啊!

意外地,我找到了一件搭在椅子上的外套,也许是这些孩子其中一个的父亲,在抱孩子之前,担心这件牛仔布的粗糙外套把孩子弄得不舒服,将它脱下来之后忘在了这里。

将外套取下来披在身上后,我继续摸索着带走了一个暗灰色的小毯子,如果被其他人看见,我可以解释自己是个流浪旅行者!这样想着,我靠近病房门口的那只亮粉色的箱子,小心翼翼地取出了里面所有的东西,奶瓶啊,照片啊,口水布,玩具,真是幸福的宝宝,如果我...

羡慕着的我,似乎想到了什么,却又难受地说不出来。

只带走三样东西,我会在黎明的曙光来临之前,将它们归位。

噢!我想得加一样了,桌上的速溶coffee,因为我困了。

等我再次翻出窗,披上了外套的我感觉明显温暖多了,我并不喜欢这个春寒料峭的时节,相比它,秋天更棒。

热情的美利坚合众国令我有些害怕,不同于医院附近的沉寂与素素的哀婉,市区永远是极其地繁华靓丽,面包房的暖黄色,高塔发出的湛蓝光线,鲜红色,湖蓝色的广告牌,摩天大楼除开一块块排列整齐的长方形淡色,还有雪白与青苹果绿交映闪烁着....所有的这一切混在一起,反而让我的脑子像是冲昏了一般地什么都看不见。

身无分文的人能在华盛顿做什么?但我遵循的身体的感觉,穿过了市区,好在没什么人注意我,毕竟那些酷炫的街头艺人更能引起活跃的年轻姑娘小伙们的好奇心。紧接着穿过两条僻静的大道,到了一个静谧的社区,似乎各位都如睡了,但仍有灯光停留在一些窗前,稀稀拉拉的。

我走到一幢高楼前,不知下一步该踏向何方,便在哪里停留了许久,注视着夜空中稀疏的星,直到有谁一刹那猛地抱住了我。

男孩子栗色的头发在黑暗中很是显眼,他略高于我,钴蓝色眼睛中的喜悦,满得快溢了出来。但我却对他几乎没有任何映像,生命中好像真的有这样一个人似的,但只是模糊的,打破的玻璃中的一轮淡淡的影子。

没等我反应过来,男孩却突然松手,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他的钴蓝色眼睛向着一边忽地转了几圈,说着:“费里西...你已经没问题了么....”

“ve...没有问题哦,”我这样微笑着回答着,钴蓝色的大眼睛突然奇怪地望向我:“为什么你会在这个时候回来...”“ve....我也就是...回来拿拿东西...”

噢,希望他快走啊,费里真的不知道家在哪儿!要是路德他在就好了...

那男孩却突然笑了,“你还是执着于你的论文,看见你这样我就放心了。”他自顾自地开始向西边走去,我只得硬着头皮跟上他,他似乎略高于我,但与他平视问题不大。

“喏,这里就是了。你的家,你们的家。”他站在了一道门前,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告诉他我似乎没有钥匙。

他也不在意,就将门打开了。

“谢...谢谢....ve”我有些奇怪为什么他会有我家的钥匙,但也不敢轻易问,万一他知道了说不定会强行送我回去!

“如果玛利亚姑妈还在就好了...”他嘀咕着,将钥匙转动取出。

玛利亚?我记下了这个名字。

他将我的手翻过来朝向上方,把钥匙放在上面。不同于刚见面时的欢愉,他的语气有一些沉重:“玛利亚姑妈不希望看见你和罗维诺这样,她走了,但还没来得及等到实现心愿...”

“如果可以的话,带着她的这一份走下去。”男孩松开手,我手心中的,那串金色的钥匙,静静地闪烁着忧伤又淡漠的光。



Im there [独伊] 3

日常OOC|ω・)

我一个人享用了护士端来的pasta和pizza,尽管努力塞给路德却一点用也没有!

“呜嗯嗯……”细长而又柔软的pasta被叉子搅在一起,与可口的番茄酱混在一起,我一边吃一边发出满足的惊叹,举着一只美味比萨饼的左手微微地颤抖着,在它从手里掉下去之前混着炸洋葱圈和培根一起被我塞进了嘴里。

“ve......ve......hur!!”我最后打了一个嗝,让我稍微有一些开心的是美味的pasta和pizza,不能理解的是路德为什么不愿意吃这么好吃的东西而自顾自地将白面包沾黑莓果酱塞到嘴里。

嗯?路德他在嘀咕些什么?

诶诶!什么嘛~土豆?那家伙这么喜欢土豆么?

被食物满足的我笑着望着他,浅蓝色的单薄病号服包裹着我的右手,右手又托着脸颊。路德注意到了我的目光,那双严肃的眸子此时莫名地有了一丝无奈与温和。

这几天我们一直以这样的状态度过,路德还是没有吃pasta,偶尔他会离开,也许是下去吃他的土豆了,虽然比不上pasta,土豆真的也非常棒啊!!只不过哥哥他也一直没有回来,来来往往定时送着餐与药,给我换吊针的也是护士们。她们无暇顾及到我,因为手上那些像通讯器的东西总是响个不停,它们刺耳却扰乱不了我的思绪。

ve……但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我感觉到了,从很久以前就开始思考了,但我好像已经忘了它是什么了,只是记得有这样一个问题而已啊。

尽管这几日都是与路德一起呆过去的,他却似乎并不了解我的身世……只是对于我的性格还是蛮了解的(费里西安诺才不是满脑子pasta的傻瓜!虽然pasta真的很好吃就是了……而且我做饭很不错!是真的吗!

也就是在今天晚上,我告诉他,我想要偷偷溜出这个医院。

“什么!你知道你现在情况怎么样么!万一又出什么事情……唉……”路德一开始也是非常不赞同我。ve……但是不论怎么说,哥哥以及那个医生(路德出病房回来之后告诉了我,他是我的主治医师,卡里艾多先生。)他们一直都不回来,我一直呆在这里太不是办法了……虽然最关键的是今天一整天都没有pasta。

“如果能带我出去就好了,ve……路德,”我嘟囔着,揉了揉眼睛,“好困啊……”

“快睡吧,你这家伙。”他不知怎的收回了将要触摸到我发丝的手,而我将目光抛向了另一边的挂钟11:41

装作是疲惫地闭上眼睛,好的,12点行动!!

很快,路德悄悄地出去了,虽然我不清楚每次我睡觉以后他都去了哪里,也许他是回家了——诶,说起来我还没有见过他的家呢~会是什么样子呢!

透着病房外的光线,我等着分针、一步、一步地接近了,直到与时针重合的一刻,我悄悄地将被子推开,观察四周,随后将腿以微屈的姿势溜下了病床。

门外还有护士在走动,明显从门出去不是个好主意,我将目光抛向了窗外的那只难看的枯树,我一种不知道自己在几楼,之前看见树也就默认为是在二楼左右。

然而,那棵树比我想象中本事更高。

四楼,超过10m这样的高度,虽然我总是幻想着可以飞起来去吃完全世界的美食,但我明知这恐怕不行。

ve……我可是真的怕死,路德说我也才刚刚读完大二,要是死了的话,就不像冰淇淋掉在地上,还可以再买一支,死掉了的话,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呜呜……

但是还有什么办法呢……

上帝保佑!!

当我的手与那颗枯树的树枝刚好错过的时候,我从未这么后悔三秒前冲动的决定,这时我感觉背后一凉,刚好有一只枝条挂住了那件难看得要死的病号衬衫。

不,我不会再说它难看得要死了,它可救了我一命,不是么!

啊,得赶快下去呢,如果被发现当成疯子的话,又会给路德还有医院添麻烦的,当然,记住,费里西安诺从来都不是只会拉后腿的废柴~

Im there[独伊] 2

顺水推舟,(●—●)
文笔幼稚,ooc可能

“费里西安诺!”破门而入的是医生,他很快将我扶了起来,“现在你的身体还很虚弱,不能乱跑。”那双充盈着阳光的青绿色眼睛现在满是严肃。

“呐呐,罗维诺呢,哥哥呢?”我抓住了他有着白色手套的手,温柔而平静的触感让我直觉他是个可靠的人。但他的神情黯淡下来,转手拍了拍我的肩:“别担心,罗维诺他很好……”“骗人!哥哥他之前哭了……可是我不能出去呢!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又走回床边,坐了下来,医生却始终站在那里低垂着头,“他只是情绪太激动了罢了。”

“……路德,你说罗维诺会没事吗?ve...希望他不会出事……”沉默了好一阵,我有些难受地用手捂住自己的鼻尖,冰凉的触感又勾起了我的伤感,至少我还知道罗维诺是我的哥哥,我一定要让我的哥哥好好的。

“唉,我想他会慢慢接受的,别担心,费里西安诺。”路德用手抓了抓他金色的头发,像喷过发胶的部分粘在一起看得我有些想笑,我也确实这样做了。

“ve...路德,你的头发,哈哈……”

“别笑了!你这家伙,就算你在医院我也可以叫你去下面跑个一百圈再上来!”他有些恼怒地看着那个将呆毛咽进嘴里的我。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之后,我浑身有一种寒意,想必我的脸色不太好看,就像某个超可怕的家伙做的饭的颜色,不管怎么样都是糟糕无比的一段回忆。“ve....ve....”缩在床边颤抖着,医生本来愣在一旁,也走上前来,用十指相扣的方式抓住我,“费里西安诺,告诉我,你刚才在和谁说话……?”

“诶,医生,你不认识路德吗!”我惊异地叫起来,“那个有着煮熟土豆一般黄头发的肌肉男就是噢,他是我最好的朋友!ciao,ciao!,路德,给他打个招呼吧~”

“你这家伙,真的是……”

路德似乎是因为我脱口而出的形容词,无奈地将手捂住自己的额头,坐在对面的空病床上,说是一座活活的雕塑也不为过。

但医生似乎并不是一般地着急,脸苍白得如一张
揉过的A4纸,他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如果你之后见到了罗维诺,千万不要提起这样一个人,听我的话,你的问题我会解决。”

随着一声叹息,医生向路德的方向瞟了一眼,随后离开了。

“哇呜……路德,我好害怕,你,你是谁……”我此刻有些不确定了,“为什么医生那么……讨厌你?”

“别怕,我会保护你的,那些人我的确不认识,但我不会让你收到一点伤害。”路德站了起来,语气也柔缓不少,在他色泽淡漠的瞳孔中,还有着发烫的金色,我的颜色。

但我究竟该相信谁,明天我有可能会遇到更多人,到时候应该怎么办呢?只有我内心深处在告诉我,相信眼前的人,这位刚刚承诺说会保护我的路德维希……如果罗维诺,我的哥哥快一点回来,也许一切便会浮出水面。

——————tbc——————

Im there [独伊] 1

可能有ooc慎入吧,文笔幼稚、中篇。
后会有联接性故事……

我在陌生的环境醒来了,想与平时一样惬意地轻呼一声“ciao~pasta!”再继续徜徉于甜蜜的梦境,但头部却如被一根刺贯穿的痛、

与之伴随的还有记忆的疯狂冲刷

泥土,巨大的树干,雨,还有……

“哇啊啊啊!!路……路德救我……呜呜……”我下意识地叫了出来,门几乎是被撞开的,白大褂的医生,那双透着温柔与疲惫的淡绿色瞳孔,慢慢地由吃惊转为平和。

此时我也才注意到医生的身后有着浅褐色头发的男孩子以及金发梳着背头的男人,都是那么地熟悉,却又叫不出名字。

“你个蠢弟弟可算是醒了,”浅褐发色的少年高傲地扬了扬头,“你的笨脑袋还记得我是谁吗?”

“ve……你是谁……啊啊不要打我!”我的头好痛,但是他一下子把我的领口提了起来,那双与医生相似的绿色眼睛却透着凶狠,“混//蛋!”他愤怒地冲我吼道,“给我想起来,告诉我我是谁!”

我的头疼得更厉害了,何况看似瘦小的他正疯狂地摇晃着我的领口,简直快要虚脱了。

“别闹了,罗维诺!”那位医生从后方将他的手固定住,“费里西安诺已经醒过来了,说明他的问题不大,只是失忆而已!他很快会好起来的!”随着大脑的一片电流,扯住我领口的手松开了,我的头又在枕头上砸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

“呵!我看你们都是些混//蛋吧!不仅是蠢弟弟,安东尼奥,你也是!还有安夫人,这家医院,所有人!”那位被称作“罗维诺”的少年的语句让我又心疼又害怕,我感觉他是我重要的人,我想去安慰他但又不敢,医生已经在好好劝阻他了,也一点用也没有。

对啊,罗维诺那抹褐色的头发后还有一个人。

他不同于这两个人,他看起来很高,严谨的打扮令人生畏,却只是默默地用他忧伤的蓝色眼睛看着我。是的,“忧伤”这个词语,我总有一种即使是被刺痛也好像接近他的感觉,但我现在已经忘记了一切吧,以至于我忘记了那么多重要的人,也包括他吧。

罗维诺和医生总算是停了下来,他愤怒离去的身影带着悲哀的色彩,门外似乎传来了他的声音——罗维诺,靠着门,哭了起来,但我什么也不能做,也不能说多少话,只能接听着他悲苦的声音。

“ve......ve......医生,罗维诺他还好吗.....我不想看见他哭.....”我断断续续地吐露一些词汇,医生抬起了头,眼睛有一些红。

“你也哭了啊……”

“不要在意我,费里西安诺,你是费里西安诺,刚才的是你的双胞胎哥哥罗维诺,你只……需要记住这些就可以了……”医生哽咽了一下,“我去向医院通知,你去野餐遇见了暴雨与泥石流,昏迷了7天,现在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身体虚弱,失了忆,你应该还需要留在医院几天。咳咳!今天中午有你最喜欢的pasta,等会儿与罗维诺一起享用吧!”他勉强地挤出了一个疲惫的微笑,离开了房间。

所以,病房里便只剩下我,以及那个高大的男人。

“ve....对,对不起,方便告诉我你是...谁吗……”我用颤抖地声音小声地问道,很担心他也如我的哥哥一样悲伤与愤怒。

“我是路德维希 贝什米特,你的朋友。”

“路德……ciao……”

“费里西安诺,你感觉怎么样?”他的眼睛也温和多了,虽然与他的大个子不太匹配,但是我很喜欢这样温柔的他。

“嗯嗯!我好多了噢!”我笑了笑,“今天中午和我与哥哥一起吃pasta吧!超级好吃噢!”说起pasta,我变得兴奋起来,虽然我的内心总是很空,很难受。

“呃……我就不必了。”路德叹了一口气,似乎很无奈,我一点也不着急,像pasta这种美味,他很快便会喜欢上的。

“没关系的噢!哼哼,路德,既然是我的朋友就一定要吃pasta!虽然我忘掉了但是你一定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跳下病床扑到他身上,“费里西安诺!别过来,小心点!”他有些崩溃地叫着。

“哇啊啊啊!”伴随着我滚落地板的声音。

——————tbc——————